部门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是:  网站首页 > 东城规划集萃 > 话说东城
吉安所左巷8号
发布时间:2016-09-09

吉安所左巷8号

——毛泽东故居

王之鸿

吉安所左巷属东城区景山地区,是三眼井胡同路北从西往东数的第一条胡同,自北向南沟通吉安所北巷和三眼井胡同,长180余米。

吉安所左巷原称吉安所东夹道,因位于吉安所东侧而得名,民国三十六年(1947)改称吉安所左巷文革中一度改称荣兴东巷,后复称吉安所左巷。吉安所又称吉祥所,是清代宫内太监死后停灵出殡的场所。  

吉安所左巷8号,旧时的门牌是吉安所东夹道7号,在胡同中段东侧,占地面积为213平方米。院墙为外罩灰皮的碎砖墙,街门面西,是一个随墙小门楼,院内有北房3间带东、西耳房各1间,还有两间东房,7间房的建筑面积仅为90平方米,其中3间北房的建筑面积为40平方米,每间落(lao)(使用面积)不足10平方米,是名副其实的一间屋子半间炕的小房。1918年秋至1919年春,毛泽东、蔡和森、萧子升、陈绍休、陈焜甫、罗章龙、罗学瓒、欧阳玉山等8人在这个小院的3间北房中住了六七个月。当年3间北房是一明两暗,中间的1间是明间,具有厨房、餐厅和过道的功能,东、西两间每个房间各住4个人。毛泽东在《新民学会会务报告》中说:“八个人居3间很小的房子里,隆然高炕,大被同眠。对此,罗章龙的解释是:“‘大被同眠这句话有个典故:唐朝有个姓张的人,是个大家庭,张公倡议全家人住在一个屋子里,盖一个大被子。我想,这可能是象征一家人团结的意思。润之的这句话,是形象思维的话。

吉安所左巷8号为私有房产,据房屋档案记载,该房产购于清光绪十六年(1890)。由于毛泽东第一次来京之时曾在此居住,故1979821日作为毛主席故居被公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政府拨款对其进行修缮,基本保持原状。  

毛泽东(1893.12.26—1976.9.9)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袖,毛泽东思想的主要创立者,字润之,湖南湘潭韶山冲(今属韶山市)人。  

毛泽东从1914年至1918年就读于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在学生时代就开始了革命活动。1915年,毛泽东以二十八画生署名发出《征友启事》,开始筹组以思想革命、身心锻炼和革命实践为活动内容的新民学会。每逢假期,毛泽东都要与一些志同道合者进行徒步游学,既锻炼身心又接触社会。1917年暑假,毛泽东与萧子升结伴远游进行社会考察,他们身上不带一文钱,以游学形式靠书写对联为生,历时月余,跋涉千里到达安化县县城。得知安化县劝学所所长夏默庵先生是位饱学之士,著有《默庵诗存》、《安化诗抄》等,但夏默庵先生性格孤傲,一向不理游学先生。毛泽东仍然登门拜访,两次被拒,当毛泽东第三次登门之时,夏默庵不便再拒,但为试探来者学识,写下一原对置于案上。毛泽东见状,略作思索,即书属对。这副合对是:  

绿杨枝上鸟声声,春到也,春去也;  

清水池中蛙句句,为公乎,为私乎。  

夏默庵先生连声称赞,因为毛泽东应了胜对,不仅工对严谨,而且运用了为公乎,为私乎,晋惠帝问蛤蟆的典故。  

夏默庵与毛泽东谈诗论史,十分投机,临别之时又赠给毛泽东银洋八圆作为旅资。  

当年,在同学眼里,毛泽东是个出类拔萃的人,同学们给他起了外号叫毛奇,把毛泽东比作德国历史一位文武兼备的将军;在老师眼里,毛泽东是国家栋梁,毛泽东的老师杨昌济先生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吾郑重语君,二子(指毛泽东、蔡和森)海内奇才,前程远大,君不言救国则已,救国必先重二子。  

毛泽东曾填词对自己学生时代生活进行回忆:  

携来百侣曾游。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  

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  

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  

激扬文字,  

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  

到中流击水,  

浪遏飞舟?  

19188月,风华正茂的毛泽东开始了他第一次进京之行。  

815,毛泽东同萧子升、罗学瓒、罗章龙、陈赞周等20多位准备赴法国勤工俭学的青年乘火车离开长沙,因铁路被水冲断,火车在河南郾城漯河站停留一夜,次日,毛泽东与罗章龙、陈赞周到许昌凭吊魏都旧墟,抒思古之幽情,819日到达北京。  

到达北京后,毛泽东先在湘乡会馆落脚,又与蔡和森在豆腐池9(今豆腐池胡同15)杨昌济先生家小住数日,后由萧子升出面以北京大学学生的名义租住吉安所东夹道7号的3间正房。毛泽东在京期间,相识了李大钊,并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当助理员。  

毛泽东从1918819日到京,至1919312日因母亲病重离京回湖南,在北京住了近八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毛泽东主要从事三项活动:一是组织赴法勤工俭学,二是探索救国道路,三是联系革命力量。  

刘昂在《浩气贯天地风雨送征船——缅怀蔡和森同志》中说:“毛泽东、蔡和森同志一方面积极为组织赴法勤工俭学而奔走,一方面如饥似渴地探索当时世界的新思潮、新学说,努力追求改造中国的革命道路。罗章龙在《回忆新民学会》中说:“赴法勤工俭学是新民学会会员北上的一个重要任务……后来新民学会会员大部分都走了,只有润之和我留在北京……我当时问润之说:‘大家都去了,他们也希望我动身,你留下吧,我去欧洲。他说:‘不然,我们留下是有理由的,我进北大是职员,活动范围受限制,你是学生身份,最好活动,范围更广泛些。工作方面是需要你的。于是我就决定留在北大不走了。我在学生中积极活动,他在教职员中做联系工作。这个做法后来都实现了。  

几十年后,毛泽东在中南海与医生王鹤滨聊起了康德的星云学说,勾起对昔日的记忆,他说:“我年轻时曾经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过,那是件很有意思的工作,有很多书可以看,马克思主义就是在那里认识的。  

 

参考资料:

《红旗飘飘》(中国青年出版社)

《北京文物胜迹大全东城卷》(谭伊孝编著北京燕山出版社)

《红墙医生》(作者王凡东平作家出版社)

(本文转载自北京晚报)

 

        附件:魏刚壮美中轴线之二_MG_0009修改.jpg

Copyright©Allright reserved 北京市规划委东城分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