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门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是:  网站首页 > 东城规划集萃 > 话说东城
什锦花园胡同23号
发布时间:2015-05-29

 

什锦花园胡同23号

——吴佩孚故居

王之鸿

什锦花园胡同属东城区景山地区,是东四北大街路西从南往北数的第五条胡同。胡同东段曲折,自东向西沟通东四北大街和大佛寺东街,长600米。明代,胡同西段称红庙街,东段称适景园,因成国公朱能在此建有私家园林适景园而得名,清乾隆时称石景花园,宣统时称什锦花园1965年整顿地名时改称什锦花园胡同。  

什锦花园胡同23号,旧时的门牌是什锦花园11号,在胡同中段北侧,坐北朝南,是一座占地面积4200多平方米的院落。  

据北京市人民政府公逆产清管局管理处1950年调查,当年该院内部分东、中、西三个院落,共有房屋167间,包括凉亭1座、游廊40间。中院为主体建筑,在位建广亮大门,院内有南房10(带抄手廊的瓦房),西式三层楼房1(56个房间),北房10(带抄手廊的平顶砖房);东院均为带抄手廊的瓦房,有南房5间、腰厅8间、北房5间、东西厢房各3间;西院有南房5(瓦房),腰厅5(3间为带抄手廊的瓦房、两间耳房),北房5(3间为带抄手廊的瓦房、两间耳房)。  

院内房屋除20间倒座儿南房外,其余的均集中建在院子北部,庭院显得宽敞豁亮,用游廊隔成三个院落,几株古树点缀其间,既增加了历史厚度,又能引人遐想。  

此宅原为北洋政府行政长官薛之珩的公馆,经时任北平绥靖公署主任张学良出资修葺一新后,吴佩孚于1932年入住,直到1939124日辞世。世人遂称什锦花园11号为吴公馆。  

20世纪50年代初,吴佩孚之孙吴运坤将此宅出售,先后为军委民用航空局、国家计委综合运输研究所、东城区人事局的办公用房,现为东城区城市管理监督中心办公用房。  

现在院内的主要建筑为南北两座办公楼,不过,东院自腰厅往北的四合院仍在,西院的3间腰厅仍在,中院的倒座儿南房虽被拆除抄手廊但基本格局未变,广亮大门虽被封闭为房屋但当年的气势犹存,尤其是院内的几株古树仍然根深叶茂。  

吴佩孚(18731939),字子玉,山东蓬莱人。1922年直奉战争后,先后任两湖巡阅使、直鲁豫三省巡阅副使,曾拥兵50万,是北洋直系军阀首领,因其年轻时在家乡考取过秀才,故在北洋军阀中有儒将之称。第二次直奉战争由于冯玉祥倒戈,吴佩孚兵败。1925年春,吴佩孚率决川号和睿蜀号两艘军舰经武汉、过洞庭湖前往岳州居住,在路过武汉时曾吟诗一首——“天风吹我过江城,万户无声犬不惊,可惜清明平旦气,都从梦里误平生。  

吴佩孚作为北洋直系军阀首领,在军阀混战中涂炭生灵、其罪重矣,尤其是在1923年镇压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血腥屠杀罢工工人和共产党员,亲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是二七惨案的罪魁祸首。然而,吴佩孚在民族气节方面却大节不亏。  

在五四运动中,吴佩孚公开表示支持爱国学生。他说:“大好河山,稍有人心,谁无义愤。彼莘莘学子,激于爱国热忱而奔走呼号,前仆后继,以草击钟,以卵投石……其心可悯,其志可嘉,其情更可有原。并要求释放学生,收回青岛。五四运动直接目标之一是拒签巴黎和约,即外争国权。但当时却有所谓两害取轻,毅然签字的叫嚣。对此,吴佩孚联络谭延闿、赵恒惕、冯玉祥等61名南北将领公开通电表示反对签约。吴佩孚说:“顷接京电,惊悉青岛问题有主持签字噩耗,五衷摧裂,誓难承认。并驳斥了两害取轻的论点,说:“如谓不签字则失英、法、美诸国之感情,亦未闻有牺牲本国绝大之权利,而博友邦一时之欢心者。最后吴佩孚以极为尖锐的措词痛斥日本侵华野心,再次表示军人的爱国之责,不惜对日一战。一时,吴佩孚有爱国将军之美誉。  

1932年,已经兵败下野多年的吴佩孚定居北平,受到张学良的隆重欢迎。可是,吴佩孚却曾当面大骂张学良在九一八事变中不抵抗日本侵略者,痛失东北。  

七七事变后北平沦陷,吴佩孚坚决不入外国租界,仍然住在什锦花园11号,顶住了日本侵略者的软硬兼施,宁死不当汉奸。  

日本侵略者侵占北平后,自认为吴佩孚可以利用。于是,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汉奸齐燮元等相继粉墨登场,劝吴佩孚出山。一时间,吴公馆门前车水马龙、说客盈门。但是,吴佩孚却提出出山的先决条件是日军先撤出北平,使说客们碰了钉子。  

日本侵略者见软的不行,便来硬的。强迫吴佩孚举行一次中外记者招待会,公开表明对日中议和的态度。事先,土肥原贤二拟了题为一切赞成日方主张的稿子,要求吴佩孚在记者招待会上宣读。同时,还伪造了一封吴佩孚主张日中议和的通电在报刊上公布。吴佩孚通过家属向美国记者郑重声明,否认此事,以正视听。

在记者招待会上,日方向与会的130多位中外记者散发他们伪造的吴佩孚发言稿。但吴佩孚将发言稿弃之不用,却发表了自己对和平的看法,提出了包括日本无条件撤军中国应保持领土和主权完整等中日和平的先决条件,并说明一切均以发言为准,会上印发的稿件是假的。然后,对于记者提问一律笑而不答,使日本侵略者大丢其脸。  

1939124,吴佩孚辞世,享年66岁,距举行记者招待会仅10个月。关于吴佩孚的死因有两种说法,一曰病逝,一曰惨遭日本人的毒手。  

吴佩孚逝世后,迁都重庆的国民政府立即在《中央日报》上发表唁电,表彰吴佩孚精忠许国,大义炳耀;最高国防委员会追赠吴佩孚为一级上将。  

在北平成立了由社会名流和生前友好180多人组成的吴上将军治丧处;治丧期间赴吴邸吊祭者达数千之众;出殡之时更是万人空巷,从什锦花园胡同的吴公馆到德胜门内的拈花寺,京城撒纸钱高手绰号一撮毛的全福沿途撒纸钱600多斤。  

伴随着长长的送葬队伍,层层纸钱顺着风势直上云霄,在空中回旋、翻飞,似漫天大雪。在寒冷的冬季,在日寇铁蹄下的北平,这种场面自然让人感受到遗民泪尽胡尘里的悲凉和南望王师又一年的企盼。      

:①广亮大门,是北京四合院中等级最高的宅门,是具有相当品级的官宦人家采用的宅门形式。  

参考资料:  

《中华民国史》(李新李宗一主编中华书局)  

《文史资料选辑》(中华文史出版社)  

《随心集》(傅耕野著中华文史出版社)  

《从适景园到什锦花园》(作者张亚东《北京青年报》)  

摄影:李长林
(本文转载自北京晚报)

        附件:南池子1修改.jpg

Copyright©Allright reserved 北京市规划委东城分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