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门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是:  网站首页 > 东城规划集萃 > 话说东城
张自忠路23号
发布时间:2015-05-29

 

张自忠路23号

——孙中山行馆

王之鸿

张自忠路属东城区交道口地区,是“平安大街”的一段,东起东四十条西端,西止地安门东大街东端,长700余米;南侧与南剪子巷相通,北侧自东向西与中剪子巷、麒麟碑胡同相通。
  明代,称“铁狮子胡同”。据说,明崇祯时的田贵妃之父田畹居此,宅第门前有两尊铸铁狮子,胡同因此得名。依据有二:一是《天咫偶闻》载:“吴梅村有《田家铁狮歌》,疑即铁狮子胡同。”二是《增旧园记》写道:“增旧园名天春园,在安定门街东铁狮子胡同,乃康熙间靖逆侯张勇之故宅也。当明季之世,宅为田贵妃母家,名姬陈圆圆者曾歌舞于此。”
  1946年11月14日,北平市临时参议会通过决议:“张自忠、佟麟阁、赵登禹三位将军为国成仁,忠勇可钦。拟将本市铁狮子胡同改称张自忠路,北沟沿改称佟麟阁路,南沟沿改称赵登禹路,以资纪念。”是日,市长何思源签署命令,更换路牌。“铁狮子胡同”从此更名为“张自忠路”。1965年整顿地名时,将麒麟碑胡同并入张自忠路;“文化大革命”中又将麒麟碑胡同(一度改称“红亮胡同”)从张自忠路分出;后来又把张自忠路并入地安门东大街;1984年,恢复张自忠路。


  1954年,将地安门东大街、张自忠路及东四十条西段全长2506米的道路拓宽为10米至12米,张自忠路由胡同变成了大街。1999年,将东起东四十条立交桥,西止官园立交桥全长7062米的道路拓宽为28米至33米,成为北京城区东西6条干道之一,为表达方便统称为“平安大街”,张自忠路是其中的一段。
  张自忠路23号,旧时的门牌据分析可能是铁狮子胡同5号,后曾改为地安门东大街23号,在张自忠路的西段路北,坐北朝南,是一座由东、西3个院落组成的宅院,建筑面积1500平方米。街门面南,是面阔三间的府门,府门两侧各有1间倒座南房,应是当年的警卫室和回事房(传达室)。西院的一进院有正房5间,东、西厢房各5间;二进院有正房5间,东耳房3间,西厢房5间,东厢房1间。东院有南房3间,东房5间,北部为花园,花园内有假山、亭轩等建筑;宅院四周有回廊环绕。当年,孙中山先生住在西院二进院的正房。孙中山先生逝世后,治丧委员会决定在铁狮子胡同孙中山居室门口悬挂“孙中山先生逝世纪念室”匾。该室为内外套间,室内陈设简朴。外间西墙上镶着一长方形汉白玉刻石,上刻“中华民国十四年三月十二日上午九时二十五分孙中山先生在此寿终”,刻石上方悬挂孙中山遗像,遗像右边镜框里为《总理遗嘱》,左边镜框里为《致苏联书》,靠墙的条案上放着《建国方略》、《中山全书》等,条案两侧各有一个花架,花架上摆着青松造型盆景。
  孙中山行馆于1984年5月24日被公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后升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孙中山行馆原为时任外交总长顾维钧的住宅。顾维钧在中国内忧外患之时从事外交工作,虽说“弱国无外交”,但在顾维钧的外交生涯中却有可圈可点之处。1919年1月28日,顾维钧被派往巴黎参加巴黎和会。会上顾维钧力主中国收回山东权益,而日本代表牧野则要求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利益应由日本继承。顾维钧对所有的与会代表说:“西方有位圣人叫耶稣,被钉上十字架的耶路撒冷,如今成为基督教的圣地,谁也不可侵犯。在场的先生们,应该同意我的话吧?”众人点头。顾维钧又说:“我们东方也有一位圣人,叫孔子,不但在中国,就是邻近的日本,也承认他是圣人。”顾维钧问牧野:“您说对不对?”牧野点头。顾维钧随即环顾众人,高声说:“山东是孔子的故乡,是中国人的圣地,也是所有认为孔子是圣人的圣地,当然不容侵犯了。”牧野瞠目结舌。
  1924年,孙中山应冯玉祥之邀扶病进京,共商国是。段祺瑞执政府将顾维钧在铁狮子胡同的住宅作为孙中山在北京的行馆。孰料,中山先生在行馆中住了不足一个月便撒手人寰。悲夫!
  孙中山(1866—1925),伟大的民主革命家,名文,字德明,号日新,改号逸仙,后化名中山樵,广东香山(今中山)人。
  孙中山是站在时代前列的伟大人物,他历尽艰辛、创建民国,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制度,被尊称为“国父”。然而,辛亥革命果实被北洋军阀袁世凯篡夺,军阀混战,民不聊生。
  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孙中山接受中国共产党和苏俄共产党帮助,改组国民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把旧三民主义发展成为新三民主义。国民党“一大”的成功,标志着第一次国共合作正式形成。这次合作实现后,以广州为中心,汇集全国的革命力量,很快开创出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新局面。同年10月,具有进步思想的将领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翻吴佩孚控制的北京政府,联合奉系军阀张作霖,推段祺瑞为临时执政,同时电请孙中山北上共商国是。此时的孙中山已是重病缠身,为了国家的前途他毅然北上,并提出“召开国民会议和废除不平等条约”两大号召,同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作斗争。
  孙中山先生1924年11月离开广州,绕道日本,开始北上之行。12月4日到达天津,受到两万群众欢迎。由于一路颠簸和北地严寒,先生旧病复发,边接受治疗,边接见京津要人,准备22日入京。18日,先生得悉“临时执政府行文各国使署,有尊重历来条约之意”,大失所望,遂病情加剧。段祺瑞又来电相催,说:“时局未定,庶政待商,务祈速驾,以慰众望”;先生复电:“准于十二月三十一日入京。”孙中山先生12月31日抵京,受到两万多群众欢迎,随后入住北京饭店。1925年1月26日,先生被确诊为肝癌,在协和医院接受手术。2月18日,先生移至行馆接受中医治疗;3月11日,先生自知不起,由夫人扶腕,在《孙中山国事遗嘱》、《孙中山致苏联遗书》上签字;1925年3月12日先生病逝于铁狮子胡同行馆。
  孙中山先生临终之时“呼和平、奋斗、救中国者再”。
  孙中山先生逝世后,在北京签名吊唁者74万多人,参加送殡者30余万人,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李大钊是治丧处成员并敬献挽联:
  “广东是现代思潮汇注之区,自明季迄于今兹,汉种孑遗、外邦通市、乃至太平崛起,类皆孕育萌兴于斯乡,先生挺生其间,砥柱于革命中流,启后承先、涤新淘旧,扬民族大义,决将再造乾坤,四十余年,殚心瘁力,誓以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唤起自由独立之精神,要为人间留正气;
  “中华为世界列强竞争所在,由泰西以至日本,政治掠取、经济侵凌、甚至共管阴谋,争思奴隶牛马尔家国,吾党适丁此会,丧失我建国山斗,云凄海咽、地暗天愁,问继起何人,毅然重整旗鼓,亿兆有众,惟工与农,须本三民五权、群策群力,遵依牺牲奋斗诸遗训,成厥大业慰英灵。”
  
  参考资料:
  《孙中山奉安大典》(主编徐友春吴志明华文出版社)
  《民国人物大辞典》(主编徐友春河北人民出版社)
  《民国北平历史》(赵庚奇著)
  《北京文物百科全书》(京华出版社)
  《顾维钧的谈判术》(作者陈仿载《羊城晚报》)
  《燕都丛考》(陈宗蕃编著北京古籍出版社)
(本文转载自北京晚报)

 

        附件:u=2248725667,2398703464&fm=0&gp=0.jpg

Copyright©Allright reserved 北京市规划委东城分局版权所有